荣耀之重暨其他演讲

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,人们如斯说,尤其是在二战这样的非常时代,面对法西斯这样的非常敌人。
路易斯则敬告我们,欲行非常之事,总该知“道”,知晓何谓“常”,何谓亘古不变之常道。否则,不仅“非常”一词了无意义,而且,正当我们以非常手段消灭罪恶的敌人时,却继承了敌人的罪恶,变得跟敌人一样非“常”。到那时,胜利就成了一场魔鬼交易:我们交出自己的灵魂,魔鬼帮我们得到胜利。

教会邮箱:mrtfellowship@gmail.com​​